重庆快3官方计划网・新闻中心

重庆快3官方计划网-云南快乐十分计划

罷韓二階連署將啟動 台師大教授:總統大選延長賽

對歌聲自卑!吳婉君曝「去KTV不拿麥」 開唱揭釋懷關鍵

「Wecare高雄」、「公民割草」等罷免高雄市長韓國瑜團體,公布二階段連署將在29日啟動,要達成2月28日前收齊30萬份連署書目標;台師大國文學系教授林保淳臉書評論直指說,5月勢必要加打一場總統大選的「延長賽」了。林保淳說,「罷韓」可能成,也可能不成,但無論成與不成,都不會有真正的贏家,是非成敗轉頭皆空,但台灣美麗寶島的青山,還會在嗎?夕陽可能還是紅的,可映照的台灣社會,血色恐將比夕陽還要鮮紅。 林保淳貼文如下:雖說「罷免」是民主賦予選民的權利,只要符合簡單卻又未必容易達成的要件,任何人都可集結力量來推動這項權力,在台灣政治史上,也並非沒有前例,只是,成或不成,各安其天命,全聽選民的抉擇,本來也沒有什麼可說的。不過,從前年高雄市長選舉延伸下來,歷經總統大選,而發展到目前如火如荼的「罷韓」,恐怕就不能夠如此簡單的看待了。民進黨向來將高雄市視為禁臠,是民進黨具有象徵意味的「民主聖地」,在2018年的市長選舉中,居然敗在名不見經傳的韓國瑜手上,這對他們來說,當然是「是可忍,孰不可忍」的恥辱,15萬票的差距,事實上未必不是一夕可以翻盤的,因此,就在韓國瑜甫上任未久,事實上早就處心積慮的籌劃相關「罷韓」的事宜,他們以吹毛求疵的態度。全力杯葛韓國瑜的施政,甚至從第一次議會質詢,就企圖將韓國瑜烙印上「草包」的形象,在水災、登革熱時,所展現出的那種巴不得高雄市越沉淪越好的「幸災樂禍」心態,已是顯露無遺了。但是,此時韓國瑜甫經上任,且其短期施政成效,至少水患易退、登革熱未有蔓延的績效,卻頗有令他們難以施力的困窘。箇中的轉捩點,自然是韓國瑜參選之舉,「落跑」二字,成為最具攻堅力道的武器與藉口,伴隨著激烈的選情,在總統大選居然就打出了「光復高雄」的口號,明眼人一望即知,是在為「罷韓」鋪路了。民進黨在總統選舉中大獲全勝,其中高雄市更以48萬票的差距勝出,更使「罷韓」陣營信心滿滿,連日程都已排定,大約在過完年後,就要正式啟動了。在這個過程中,雖有陳水扁在選前認為「罷韓」不符合民主要求,選後游盈隆呼籲終止「罷韓」,但顯然也已無法扭轉趨勢,今年五月,勢必要加打一場總統大選的「延長賽」了。民進黨是「狼性」十足的政黨,邱義仁「割喉割到斷」的名言,始終是民進黨奉行的不渝準則,趁勝追擊,斬草除根,能得到將敵手國民黨勢力斬除淨盡的機會,當然也不會放過。不過,更重要的原因,顯然是因為,只要韓國瑜任高雄市長一天,綠營前朝種種「極可能」見不得天日的「弊案」,其犖犖大者,如氣爆善款下落、慶富案真相、3000多億舉債的用途等等,都有必須全部平攤在陽光下受檢視的一天。此所以最積極運作「we care」的成員,會是以前朝官員為主力的最大原因,而其真正care的,恐怕也未必是其所宣稱的是care高雄市,而是care他們未來的可能刑責與政治生命。「罷韓」成功,就是一床錦被,可以將過往種種完全遮蓋,而再次選舉,顯然也不可能再有如韓國瑜般的黑馬出現,從此,太平無事,對民進黨而言,自然就是長治久安的局面了。蔡英文勝選,甫才拋出「擁抱對方」的「善意」,可卻對「罷韓」一事,不置可否,其實內心也早有定見,當初她拔擢陳菊入總統府,而原來高雄市各重要局處官員紛紛從龍直上,分據要津,一旦高雄出事,中央豈有不震動的道理?這當然是對她大不利的情勢。因此,不置可否,由高雄市民自己決定,其實就是放任「罷韓」,默許「罷韓」了。事實上,蔡英文從首任的「謙卑謙卑再謙卑」被當作笑柄以來,假惺惺的一番「擁抱」,不過是故作大方而已,骨子裡巴不得韓國瑜可以立即被「罷」掉,這明顯已是路人皆知的司馬昭之心了。韓國瑜的崛起,是台灣政治史上的異數,其吸引群眾的魅力與捲起千堆雪的氣勢,迄今無人可以匹敵,日後恐怕也不易出現,他帶給了一群「討厭民進黨」而渴盼著改革的庶民光明的希望,但此一「改革」,事實上也觸動了陳舊的國民黨高層的痛處,這就是「拱郭」勢態所以形成的原因;而在「韓上郭下」之後,也還是有人心不甘情不願,甚至在扯後腿,韓國瑜孤軍奮戰,所面對的障礙,不僅是欲誅之而後快的民進黨,也是黨內一群對韓國瑜心懷凜懼的「自家人」。國民黨的敗選檢討,已隱隱然有將矛頭對準韓國瑜的企圖,「罷韓」一舉,其實是有一部分人是額手稱慶並樂觀其成的,不落井下石已夠厚道,想要獲得黨內的奧援,那是癡人說夢了。同志的手,有時是比敵人更毒的。因此,韓國瑜目前正面臨著遠比總統選戰更嚴峻的挑戰,既不可能高掛免戰牌,也不可能自我引退、未戰先降,唯一的因應之道,就是重披戰甲,正面迎戰,儘管形勢明顯對他不利,也只能鼓其餘勇,再戰江湖。此一役,韓國瑜既無天時,亦乏地利,但猶有人和可恃,百萬韓粉當然不可能坐視韓國瑜被「罷」,田橫島上的五百烈士、睢陽城中的二千忠魂,也自有願意協同韓國瑜死守高雄的鋼鐵韓粉在。於是,雙方劍拔弩張,各自為陣,可以想見到必然又是一場血腥且慘烈的戰役。無論「罷韓」者標榜了如何冠冕堂皇的理由,在本質上就是一種政治的鬥爭、權力的遊戲,政客樂此不疲的在玩他們的政權爭奪、保衛戰,將個人或政黨的勝負,擴大成為家庭、社會的輸贏,全民被慫恿、被蠱惑,也不由自主的投入這場賭局中,「澤國江山入戰圖,生民何計樂樵蘇」,到頭來,萬骨皆枯,成全的不過就是那麼幾個少數的人。為了選舉的勝負,師生反目、朋友疏離、家庭對立、社會撕裂,就沒有任何一個人慎重的思考,其間所付出的代價當會如何。台灣經濟已經疲弱不振,高雄市更是負債累累,「罷韓」將耗費8000萬,改選又將消耗一億兩千萬,許多贊同「罷韓」的人,揚言要給韓國瑜一個「教訓」,姑不論此一飽含「作之君、作之師」意味的字眼,是多麼的威權、多麼的荒謬,其間將賠上的是整個社會的和諧與穩定,究竟這是否值得呢?台師大國文學系教授林保淳。圖/取自林保淳臉書 分享 facebook

友情链接: